呂書練

英國王室再鬧新聞,已脱離王室的哈里王子和夫人梅根日前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名嘴奧花雲費(Oprah Winfrey)專訪,大吐苦水,梅根更爆有王室成員指其長子阿奇(Archie)膚色「不知有多黑」,不希望阿奇成為王子云雲。訪問一出,輿論嘩然,英王室自然被批種族歧視,威廉王子出面反駁。結果,一場指控和反指控之戰幕拉開,乃至上升至英美文化戰爭之高度。

英國挾着帝國餘暉,王室成員比一般歐洲國家如丹麥、日本和一些中東國家的受世人注目,他們因為享用納税人的錢,一方面受國民監督,另方面也給眾人消費,尤其被視為飛上枝頭的王妃們,從出身、到顏值、到衣着、到談吐,無不在媒體鏡頭下被放大,供人談資。

置身這樣的輿論圈子中,難免產生壓力,她們討厭傳媒,卻同時利用傳媒,為自己造勢,也為自己鳴冤。二十多年前的戴安娜如是,她身後的兩個媳婦也如是。

戴安娜當年嫁給查爾斯王子時,時年20歲,臉上尚未脱稚氣,羞澀兼青春成為最大本錢,她的出現及其後誕下的兩個王子,為當時死氣沉沉的王室注入生氣,她也母憑子貴,隨着地位的牢固和成熟,風頭無雙,其高挑的身材更被時裝界看中,捧為英倫時尚代言人,成為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最受攝影師歡迎的世界名人。不過,這位表面風光的王妃內心卻很孤獨,因為早婚,對王室森嚴的制度欠認知,加上跟丈夫在年齡和思想上的差距,溝通出現問題,日積月累,形成抑鬱,以至出軌,不但導致離婚,更造成車禍身亡之悲劇。

她的經歷早讓人看透了王室存在的種種利弊及其內部陰森的一面,但是,嫁入王室仍然是不少女人的夢想,包括當過十多年演員的美國女人梅根。

從梅根的成長經歷、張揚個性,她和王室的衝突是預料之事,事實上,她和哈里也於去年初在未知會白金漢宮下自行對外宣佈脱離王室,不再履行相關義務,日常開支也不再由王室承擔。既然如此,人們以為這對夫婦會低調過日子。

但梅根本性難改,以她的荷里活背景,沒理由不知專訪的價值。所謂清官難斷家務事,王室當然不是普通家庭,只是梅根所指控的都是一些「人所共知」的制度產物,予人發洩個人情緒、爭風吃醋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