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 芳

新春後到中環銀行與相熟的客户經理見面,在會客室處理業務後閒聊一兩句,他忽然説,過年往親戚家拜年,事後親戚家居大樓出現確診個案,他馬上自費去做了檢測,幸好是陰性,有驚無險。我也為此抹一額汗,如果他早説,我就不會去見他了。

兩天前,客户經理又邀請往訪,我第一時間就問,你們銀行可有受感染?這陣子因為健身羣組的感染個案波及金融、銀行業人士,連滙豐銀行總行也因出現個案需暫時關閉。銀行之間的人士往來聯繫密切,有潛在的風險,能不見,暫不見,需要觀望。

這一年,「觀望」已成了我們的新常態,注射疫苗仍在「觀望」。因為接種疫苗後出現數宗長者死亡個案,朋友圈中的長者,都顯得謹慎了,都在「觀望」。

專家都明確説,死亡個案都是死者自身的慢性疾病所致,與接種疫苗沒有直接關係;但有沒有「間接誘發」的因素,專家也説不清楚,只能説需要時間考證。正是這疑慮,造成推行疫苗計劃的滯點。

本來,長者被列入優先接種羣組,保護長者也是國際共識,政府若能為市民解開這心結,相信長者接種會踴躍得多。族中有一老是80多歲的「老頑童」,身體狀況好,手靈腳靈,雖是獨居,但活動能力非常強,常有老友聚會,港九各地周圍去,大家都覺得她應往接種,以免在社區受到感染。

但老人堅決拒絕接種,理由是自己80多歲,隨時「走得」,趁自己還可以自理,正享受餘暉,為什麼還要冒打針的風險?正是打又死(未必),唔打又死(未必),我們説不過她,只好留下一句,問問家庭醫生。

長輩笑説,她沒有家庭醫生,看病都在公立醫院,很久才見一次醫生,次次見不同醫生。事實確如此,公立醫院病人那麼多,醫生能有時間和耐性為長者解説嗎?解決不了的事,也只能繼續「觀望」。

話説回來,如果大家都在「觀望」,疫情反覆,生活不能改變。